当前位置: 方工建 - 主页>四合院彩绘>四合院油漆>

四合院的油漆讲究一麻五灰十三道

  “古建的油漆讲究一麻五灰十三道”。拿做“地仗”(打油漆底子)来说吧,按传统作法是砍、撕缝、下竹钉(新建的木料湿、竹钉起抽涨作用)、捉缝灰磨、扫膛灰、开浆使麻、麻干磨绒、亚麻灰、中灰、细灰、钻生(用桐油浸泡)、风干后再磨、上腻子、上油、在生油底子上沥粉刷大色、拍谱子。

  您瞧这工序有多复杂,通常要用45天能完活,可现在有的古建队把这些工序都给省了,按一般建筑室内装修的路数招呼。目前,京西有一处新建的仿古建筑,还没交工呢,檐子下边的油漆彩绘就都爆了皮,只好塔上架子重新上油。郭师傅讲:“用行话说这叫‘栽面’,原因是没按传统工序走,施工单位图省事省钱,拿油彩来说,现在500克巴黎绿是250元,而广告色是6块钱,省钱省事准砸锅。古建的活儿一点不能马虎。”

 

  虽然说眼下京城古建行的技术没断桩,这是从理论上讲,实际上目前古建行在施工现场操作的工匠少得可怜,已然出现青黄不接的局面,许多古建公司甚至没有技术人员,是靠民工在那儿施工,而这些民工没有经过专业培训,对古建一点不摸门,拿在老家盖房弄瓦的那点本事搞古建,怎么会不出娄子呢?

  关双来对笔者说:“过去古建行有句话:三年能学出个瓦匠,学不出一个伙计(和泥的)。就拿古建最简单的活儿和泥来说,您甭瞅它容易,古建行和泥跟别的工程不同,讲究攒、砍、破、劈‘四式’,出来的泥要做到青帮白底',现在和泥工有几个懂这个呢?由于这一行实际操作的工匠不懂眼,常常干到半截玩不转了,只好回过头来找行家去救场”。

  目前困扰古建行的隐忧是材质,许多传统法式和工艺由于没有像样的材料而影响了施工质量。当然,随着科技的发展,有些原料也需要改良。

  但古建的一些特殊原料却是现代科技方法所难以取代的。如果您留神观察会发现天安门和故官的几个门洞里的颜色是淡黄色,它用的是包金土,这种土几十年不走色,现在已找不到这种土了。还有天安门两侧和中南海的红墙,早先用的是广红土(广东佛山出的含铁质成分较多的天然土),这种土也没地方找去了,只能改用氧化铁红,这种化学物质用不了两年就掉色起皮。

  古建的砖瓦灰砂石也很讲究,比如说砖,分停泥砖、大开条小开条、薄斧刃、大城样小城样等,烧砖用的泥是含铁板砂的粘土,还要经过春夏秋冬的翻晒,把土的烈性都去没喽,然后再淋泥打坯,过去京城西通河砖石烧古建砖较比有名,现在烧制的古建砖已没有筛选淋晒这一说,出来的砖里面杂质很多,有的像酥皮点心。

  琉璃瓦的质量也差着成色,一位工匠对笔者说,故宫里的琉璃瓦大多是乾隆年间烧制的,现在愣不走样,可现在烧的能用上3年不脱釉就算好的。老北京烧的琉璃瓦很出名,厂也多,琉璃瓦用的土要堆放晾晒多少年,而且必得使柴禾烧。一空白要烧30多天。现在的琉璃瓦厂也不少,大多是10几个人的小作坊,仅门头沟区就有10来家,制作的工艺也给改革了,使重油喷,用不了多长时间釉就出来了。出来可是出来了,但有一样,一点没亮光,杲不了多久釉就咧了嘴。成“开口笑”了,您说这样的瓦用在工程上多耽误事吧。

  市古建公司的刘占恩一语破的地说:“老祖宗的活儿能保图几百年,建国初期的活儿能保留几十年,现在的活儿能保持几年?”这是相对而言,但建筑物摆在那儿,到时候,您不说话,它就说话了。

  古建的无序状态与整个建筑市场的混乱有直接关系。1996年3月,国家建设部发出了对建筑市场进行整顿的通知,其中提到任何建筑单位资金不到30%不得开工,对工程质量要进行严格验收,这次整顿也包括古建业。

  古建专家认为,整顿古建业首先要从规划上把关,对古建和仿古建筑的设计方案应进行科学认证,必须符合北京城市发展的总体规划,与古都风貌相适宜,对古建的审批这一环要由懂得古建这一行的专家来把关,资金不到位不能盲目动工,对古建和仿古建筑的质量要有相应的监督和检验机构。
目前古建的质量监督由文物局古建质量监督站负责,据该站负责人介绍说,北京市对古建,(这里指文物保护单位)的修缮工作是非常重视的,工程从设计方案的审批,修建施工过程的监督管理、修缮完工后的质量验收等,都有一整套的管理方法,古建的正规军应该说还是比较规范的。

  同时也集中了一大批技术人员和施工人员,但是对那些杂牌军和“游击队”,由于古建质检站的人力有限,在监督管理上,特别是依法施工和质量保证上显然力度不够。对古建公司应进行整顿,重新资质审批,眼下,挂牌的古建公司有50余家,但文物局古建质量监督站认可的只有十余家,有很多古建公司属于挂靠单位,到底有没有承揽古建的能力,应该有个说法,不能鱼目混珠。
一位老工匠说:“古建‘热’并不是什么坏事,关键是“热在点上,古建和仿古建筑代表着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所以一座楼或一座园林摆在那儿,要对得起祖先也要对得起后代,建房的和施工的应把眼光放远一点,不能只顾眼面前的经济利益,古建并不是建得了摆在那儿永远不会变,但是修一轮起码应保持二三十年,仿古建筑追求新意没错,但传统工艺不能丢。”

  搞了一辈子古建研究的90多岁老人单士元说,目前古建的中心问题是要强调营造的一招一式。完全破了老祖宗的规矩,做出的活必然不是那么回事了。古建和仿古建筑跟现代建筑是有很大区别的。早在50年前,梁思成与林徽因在合写的《平郊建筑杂录》对京城古建的描写中有这样一段话:“无论哪一个巍峨的古城楼,或一角倾颓的殿基的灵魂里,无形中都在诉说乃至歌唱时间上漫不可信的变迁。” 
几十年过去了,随着京城的历史变迁和这几年城区危房改造的进展,小胡同四合院越来越少,高楼大厦越来越多,在这种变迁中,保护古都风貌,重视古建和仿古建筑的形象显得尤为重要。

  解放以后,梁思成多次讲过,建筑是一本石头和木头的史书,它忠实地反映着一定社会的政治经济思想文化,是一个巨大博物馆。他当时对北京市城市规划的思考和建议正是从历史观的角度提出来的。
1955年对梁思成仿古建筑“大屋顶”不符合节约精神进行批判时,他说我从来反对没有创造性地生搬硬套,在新建筑上加个大屋顶,但在感情上觉得“大屋顶”还是很美的,只是解放后所盖的大屋顶没有一个能达到我想象的“美”的标准。仿古建筑的造型是个争论了几十年的老问题,梁先生的话在目前的古建,“热”现象中也许能得到一些反思。
据梁先生的夫人林洙回忆:“文革”梁先生受冲击重病卧床时,一个青年木工曾到他家请教《清式营造法则》,梁先生感慨说,这门技术再不学就要失传了。
眼下,真正懂得古建传统营造工艺的一线工人有多少呢?这门凝结着老祖宗的智慧与文化精华的工艺能不能传下去呢?再往深里说,现在我们正在建的这些仿古建筑会不会让后人嘬牙花子呢?的确引人深思。

标签:一麻五灰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方工建坚持以诚信求稳固,以质量求生存。承接:四合院设计四合院施工农村四合院四合院别墅四合院改造。传承老一辈匠人的精湛技艺,培养新一代传承人,为传承中国古建筑四合院文化作出巨大的贡献!
电话:13141479888  E-mail:97280481@QQ.com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高碑店文化新大街金鼎泰大厦401室(地铁八通线高碑店站A出口南行)